忍者ブログ

等你の季節

等你の季節,一直等……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人的一生,應該就像一棵健康的向日葵。

最初是種子,被埋到不同的土壤裏。幸運而被埋到肥沃土壤裏的種子,很快就會生根發芽;而不幸被埋在貧瘠土壤裏的種子,也許能夠生根發芽,但成長起來就相當困難,甚至於根本就不會發芽!不要以高高在上而不可一世,也不要看不起地位低微的人!機遇和環境,對於不同的人,本來就不公平!也不要過於贊美成功歐亞美容的人物!人,之所以能成功往往應該歸功於機遇和環境!埋在大沙漠裏的種子,除了休眠,它,別無選擇!

有幸生根發芽的種子,它的成長也並非一帆風順。它可能會受到雜草的欺淩,也可能會受到狂風暴雨的襲擊,更擔心冰雹霜凍的殘酷傷害……還有老鼠、羊和兔子,也會在人們不注意的時候,輕易奪走它們的生命。所以,它們離不開農民的精心照料。成長是艱難的,需要依賴的。被人冷落而不聞不問的幼苗,它們能夠堅強的生存下來,已經難能可貴!又何必強求它們達到更高的境界呢?

然後是青苗,就像一個學子。紮根於大地,沐浴著陽光雨露。吸收著不公平的水分和養分,盡力生長,而漸漸地長大。生活中,無處不在競爭。與時代賽跑,與同伴競爭,努力超越自我!不必太在意結果,亦無須瞻前顧後,埋頭苦幹,奮勇直前!只要能盡力,就是無限光榮的。

再後是開花。從含苞待放到鮮花盛開,在蜂與蝶的喧鬧聲中留下了甜蜜的回憶。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的身體與感情會漸漸地成熟。期待並擁有了一個真心的伴侶。牽手愛河,步入那甜蜜溫馨的愛情與婚姻的世界!

而後是育實。孕育著果實的向日葵,隨著果實的發育,不能再婀娜多姿,或英俊瀟灑而隨著陽光轉動。當愛情與婚姻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會產生愛的結晶——孩子。在孩子們的歡聲笑語中,人,會在歐亞美容沉重的生活壓力下像向日葵一樣垂下那從未服輸的頭。在無限的期待中一天天的變老!

最後,當孩子們有了足夠的生根發芽的本領之後,向日葵在涼爽的秋風中為自己的生命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夕陽無限好,只在近黃昏!平凡不是過錯,努力就是功勳!何必癡心千秋萬載?只要能為人間留下一抹燦爛的彩雲!

這就是一個完美人生的寫照。人的一生,其實就是這樣,萌芽,成長,奮進,愛情,婚姻,孕育,培育,回憶……!人的偉大,正在於此!而普通勞動者,往往更具有這種特質。只不過,很少有人去發現並贊美他們!他們,不希望空前絕後,也不圖謀唯我獨尊;他們,只希望能夠傳承生命,延續人類的足跡。

偉大的人物,就是因為從平凡中創造出了不平凡,才得以舉世矚目。但他們背後無數默默無聞的奉獻者與支持者,輒更令人崇敬。在當今這個唯利是圖的社會裏,那些聲明顯赫的人物還有幾個真正的一心承前啟後,繼往開來?尤其是學術界,只要占據了一個位置,所有的老前輩都一無是處,所有的後來人都會被視為敵人!這些人,哪裏還有一點大師的風度?他們的目的,無非是要將某種地位與榮耀也都帶到冥界去享受。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己的發言權,不惜一切代價踐踏新人。這些人,連一個象樣的徒弟都教不出,也厚顏稱什麼大師?這些人,連一個自圓其說的理論都沒有,也厚顏什麼大師?這些人,連一個普通人的胸懷和境界都沒有,也厚顏什麼大師?這些人,只要發現一個有潛力的苗子,他們就會想方設法將之活埋!這些人,只要發現一個真正宣傳道義與真理的苗子,他們就會聯成一片將之永遠地拒於門外!這些人,只要有人讓他們的自尊受到一點點的損失,他們就一定會絞盡腦汁將之毒害!……

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真正的大師級人物,就應該承前啟後,繼往開來!何必害怕青出於藍?何必害怕一代強過一代?真正的學術,需要百花齊放,更需要後繼有人!真正的學術,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真正的學術,不應該是某個人的龍椅寶座,而應該是普濟蒼生的真理大道!真正的學術,不是建立在名利的基礎之上,而是屹立在正義愛心的理想之巔!

鄙視那些唯利是圖、居心叵測的什麼大師!唾棄那些欺師滅祖、謀王圖霸的什麼領袖!混跡名利銅臭之中,整天夢想著著空前絕後而欺世盜名的的垃圾敗類,不會流芳百世,只會遺臭萬年!

普通勞動人民都有著向日葵那樣承前啟後,無私奉獻的精神。而那些高高在上道貌岸然的什麼人物,為什麼就缺少這種“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精神呢?只要,只要這些妖言惑眾,顛倒是非,敗壞社會道德風氣的人物歐亞美容還在,中華文化就不會有長足的進步,而且會在世界文化面前丟人現眼、出乖露醜,甚至於有可能真得會“空前”、“絕後”!

傳承先輩英雄志,開啟後生進步門!

血薦軒轅揚正氣,願天不負有心人!


PR

他們偶然也和家裏人提到那 位小姐

自己是長子長孫,所以不到十一歲就說起媳婦來了。那時對於媳婦這件事簡直茫然,不知怎麼一來,就已經說上了。是曾祖母娘家人,在江蘇北部一個小縣份 的鄉下住著。家裏人都在那裏住過很久,大概也帶著我;只是太笨了,記憶裏沒有留下一點影子。祖母常常躺在煙榻上講那邊的事,提著這個那個鄉下人的名字。起 初一切都像只在那白騰騰的煙氣裏。日子久了,不知不覺熟悉起來了,親昵起來了。除了住的地方,當時覺得那叫做“花園莊”的鄉下實在是最有趣的地方了。因此 聽說媳婦就定在那裏,倒也仿佛理所當然,毫無意見。每年那邊田上有人來,藍布短打扮,銜著旱煙管,帶好些大麥粉,白薯幹兒之類。他們偶然也和家裏人提到那優纖美容好唔好位小姐,大概比我大四歲,個兒高,小腳;但是那時我熱心的其實還是那些大麥粉和白薯幹兒。
  記得是十二歲上,那邊捎信來,說小姐癆病死了。家裏並沒有人嘆惜;大約他們看見她時她還小,年代一多,也就想不清是怎樣一個人了。父親其時在外省做官,母親頗 為我親事著急,便托了常來做衣服的裁縫做媒。為的是裁縫走的人家多,而且可以看見太太小姐。主意並沒有錯,裁縫來說一家人家,有錢,兩位小姐,一位是姨太 太生的;他給說的是正太太生的大小姐。他說那邊要相親。母親答應了,定下日子,由裁縫帶我上茶館。記得那是冬天,到日子母親讓我穿上棗紅寧綢袍子,黑寧綢 馬褂,戴上紅帽結兒的香港奶粉黑緞瓜皮小帽,又叮囑自己留心些。茶館裏遇見那位相親的先生,方面大耳,同我現在年紀差不多,布袍布馬褂,像是給誰穿著孝。這個人倒 是慈祥的樣子,不住地打量我,也問了些念什麼書一類的話。回來裁縫說人家看得很細:說我的“人中”長,不是短壽的樣子,又看我走路,怕腳上有毛病。總算讓 人家看中了,該我們看人家了。母親派親信的老媽子去。老媽子的報告是,大小姐個兒比我大得多,坐下去滿滿一圈椅;二小姐倒苗苗條條的,母親說胖了不能生育,像親戚裏誰誰誰;教裁縫說二小姐。那邊似乎生了氣,不答應,事情就摧了。
  母親在牌桌上遇見一位太太,她有個女兒,透著聰明伶俐。母親有了心,回家說那姑娘和我同年,跳來跳去的,還是個孩子。隔了些日子,便托人探探那 邊口氣。那邊做的官似乎比父親的更小,那時正是光復的前年,還講究這些,所以他們訂造梳化樂意做這門親。事情已到九成九,忽然出了岔子。本家叔祖母用的一個寡婦老 媽子熟悉這家子的事,不知怎麼教母親打聽著了。叫她來問,她的話遮遮掩掩的。到底問出來了,原來那小姑娘是抱來的,可是她一家很寵她,和親生的一樣。母親 心冷了。過了兩年,聽說她已生了癆病,吸上鴉片煙了。母親說,幸虧當時沒有定下來。我已懂得一些事了,也這末想著。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