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等你の季節

等你の季節,一直等……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為她們留下的這一座我自以為溫暖的城!

曾經,我認為她會是我心裡圍的那座城,到最後才發現原來只是一座邊牆!

——寫在前面

總以為,回來了就不會再離開——

2014/2/13號晴,情人節前夕,寂寞良久,電腦椅心裡想著堅持了這麼多,這麼久,不需要再為某某某難為自己了,於是,接受那一個等了我好久的女孩,是巧合,是刻意,某時某刻某分,響起的好友提示讓我的決定又一次改變了,她回來了,心裡沉寂了很久的故事一一在眼前,在心裡浮現,交往了兩年(或許不該叫交往吧),離開了半年,她又出現在了我的世界,一直以來,我已經刻意的把她埋在了內心的深處,就如同之前埋葬我的數段失敗一般,些許時間的黯然,長久的平靜,半年,憶起她的次數寥寥幾次,就算憶起也往往只是一笑了之,曾經自以為她已經不再那麼重要,已經將她作為了一段過去.可惜,當時間到了,才發現自以為終究只是自以為!

或許如同很多朋友說的,我天性多愁善感,而多愁善感的男人卻也是矛盾的結合體,專情卻也薄情!曾只是當個笑話 聽聽,現在發現確實如此,愛過的人一輩子愛著,離開了,卻不會再記起,但當她再次出現在我的世界,香港如新集團暗地裡的潮汐還是會讓平靜的心海再起波瀾!

總以為,既然選擇了回來,就不會再離開,但現在,才明白,最難受的不是離開,而是一直給我安全感的那座城原來只建起了一座邊牆,在這座只有一面,三面環風的城裡,給我的只有漫天的黑暗與無盡的寒冷!

PS:——

寫到這裡突然就寫不下去了,停下敲擊著的鍵盤,抬頭望望窗外的繁星,掐滅手中這支為她點燃的香煙,結束這段歇斯底里的自述,很多話,不想說,你懂,很多事,不想做,你知,很多人,不相見,你默!

期待著,期待著,期待著心中能掀起一道漫天的狂風,不需要暴雨,只需要這道狂風卷起一道道黃沙,掩埋我心裡這座城,這座為她,康泰旅行團為她們留下的這一座我自以為溫暖的城!
PR

青春離我們漸行漸遠了

時間走了,誰還在等呢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卻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希望。
我們常去的那個公園,花花草草依舊在陽光下那麼自在。如新集團放佛跟你牽手在公園散步的情景就在昨天。誰曾想,曾經相愛的人,如今卻各奔天涯。

我想你,只想對你說。可我知道如今的我沒有這個資格。我只想知道你現在過的是否安好?我不敢給你打電話,給你資訊,我怕你拒絕,那樣我會更傷心。想了很久,終於鼓起勇氣,給你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讓它傳遞我對你的思念。

每天,打開電腦,都會去郵箱看看你是否回復了我,是否還記得我。可每次都是失望而歸。我在心裡罵你,為什麼不回復我?有這麼難麼?可我又深知,nu skin如新曾經傷害過你的人,有什麼資格去罵你?又怎麼要求別人還會跟以前一樣寵你。

我在北方,你在南方。我在淄博,你在蘇州。我們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遠不可及。有生之年,我們是否會曾再見一面,我不知道。蘇州對於我來說,是傷心之地。淄博對你來說亦是如此。誰不怕觸景傷情呢。

時間走了,誰還在等呢?或許我們彼此都是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吧。

時間走了,誰還在等呢?誰都不去打擾誰,各自安好,才會留有美好的回憶。你說呢?

時間走了,誰還在等呢?我們都等不起了,g-suite cardinal manchester青春離我們漸行漸遠了。

彼此安好,便是晴天。

冬日暖陽,依舊溫暖

金色陽光下,那杯氤氳著熱氣的奶茶,散發著淡淡的奶香,在空中勾勒出一個小小的微笑。

-----題記

暖暖念想,被我藏于陽光中,nuskin 如新和煦地照耀著大地。樹葉上那顆晶瑩的露珠,閃耀著溫馨的光芒。微風吹過,卻並不冰冷。相反,有一種淡淡的溫暖。

冬日,陽光不再耀眼,就像一個金色圓盤,被淡淡的光暈圍繞著。旁邊的雲,也染上淺淺的金黃。偶爾會有一隊鴿子結群飛過,撒下一聲聲歡樂的祝福。波光粼粼的湖面,會有幾條魚躍出,濺下一朵朵白色浪花。

看,風的腳印一直延向遠方。卷起幾片落葉,空中飛舞,徐徐落下。又搖晃著樹枝,拉扯著電線。一會兒,調皮地與雲彩嬉戲,然後吹散雲彩,飄向未知的遠方。陽光沒了雲彩的渲染,便將湛藍的蒼穹賭上淡淡的金色,又是另一片精彩。

把思念寄託給陽光,不敢交於微風,擔心吹涼你。不敢交於雨,擔心淋濕你。只想讓你感受到溫暖。同一片藍天,同一紙流年。暖暖的舊時光裡,卻藏著致命的毒刃。總在我沉迷其中時,結束這一切。最美好的,也是最危險的,如新集團哪怕只是回憶。

夕陽餘暉,總是那麼美,卻也最傷感而遺憾。就像誓言,曾經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卻終究敵不過悠悠時光流年蘇景。歲月無痕,卻改變著一切。人已變,誓言,又如何遵守?每一次誓言,都只能是一秒鐘的永恆,一瞬間的美麗,一個註定會破碎的謊言。

心中的暖陽一直照耀,只能看見滿地厚厚灰塵。空蕩蕩的心房從未填滿,只有流年時光化作灰塵鋪滿心田。一路塵土,一路滄桑。習慣了溫暖,突然的寒冷讓我難以忍受。另一個世界並不像想像中那樣美好,卻不得不獨自面對。透徹心扉的刺骨寒冷使我只能思考,猛然發覺,自己早已深陷幻境,卻渾然不覺。

冬日暖陽依舊溫暖,快樂與悲傷仍在交錯相替。就像光明與黑暗,矛盾地依賴與相對。樂極生悲,否極泰來。同樣,和煦的陽光總會勾起悲傷的回憶,在陽光照耀之下,感受著美好與悲傷同時存在,而自己,就是那條分隔的界限。

歲月無痕,落雪無聲。冬日暖陽,同樣如此。總是使我們陶醉其中的金色溫暖,nu skin香港卻在不經意之間勾起心底最深處那,一個人,一件事,一片記憶。夕陽在收回最後一點和煦時,我們卻早已深陷傷感,在回憶的海洋中波濤起伏。

冬日暖陽,依舊溫暖。給我們帶來溫暖,也帶來了傷感。

是否收藏了昨日遺失的風景?

是誰撐著一把油紙傘,穿越多情的季節。尋覓江南繁華的舊夢?是誰品一盞清茶,倚欄靜靜的遠眺,等待下一個季節的蓮開?nu skin 如新是誰乘一葉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撈匆匆流逝的華年?又是誰,折了一枝傲骨的寒梅,書寫俊逸風流的詩章?這明淨如玉的湖面,是否徜徉著古人暗淡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間,是否收藏了昨日遺失的風景?

對了,那個手持禪杖,芒鞋破缽的僧者,雲遊去了哪裡?那段千年的白蛇故事,到如今,難道只留一地落花的歎息?如若可以相聚,縱算是孽緣也值得用心去珍惜,也許是經歷太多的輪回,嘗盡了人世諸般滋味,再不想計較,那一次斷橋的相會,是有意的幸會?還是事與願違?多少人一往情深地趕來赴會,卻發現,追尋的其實只是一出古老的戲曲!遠處的斷橋橫落在湖與岸之間,流轉的回風仿佛穿越千年的時光,那個被悠悠歲月洗滌了千年的傳說,清晰而玲瓏地舒展在西湖的秀水明山中,那一柄多情的油紙傘,是否可以挽留他們匆匆流逝的舊夢?! 千年的情節其實早已註定,留存下的確是永恆的傳說,那些撐著雨傘,站在橋上看風景的人,又將落入誰的夢中?

那晶瑩的雨珠,是蘇小小多情的淚嗎?遙想當年柔情似水的一幕,蘇小小與阮鬱那場淒美的一見傾心,仿佛為西湖又增添了一抹溫馨的色彩。她書寫過多情的詩句,采折過離別的柳條,流淌過相思的淚滴。在庭院深深的江南,月光為她鋪就溫床,那無處可寄的魂魄,完完全全地融進西湖的青山碧水,也許只有這樣,才可以撫慰她人世的情懷,不負她一生的依戀。

“欲將此意憑回棹,報與西湖風月知。”那一襲清瘦的身影,是落魄江湖的白居易嗎?他幾時看淡了名利,寄意於山川水色之間,留情在煙波畫影之中,做了尋風釣月、縱跡白雲的雅客?也許,只有西湖的山水才能將他半世的風霜解讀。

寒風吹過的季節,語言失去了色彩,寂寥的歲月,山水遺忘了諾言,在傾瀉千里,風起雲湧的歷史面前,西湖在深秋,選擇了沉默……晶瑩的雨點落在了如鏡的湖面,又瞬間在水中消融,消融為西子湖裡清透的寒水,如新集團點染著有心人靈動的思緒,成就了那“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花魂詩境。一陣風吹來了,我忘了,風也有影,它走過西湖的春夏秋冬,如今又拂開西湖冬夜的寂靜,流溢著疏梅的暗香。放鶴亭中,還有一位清瘦的詩人,靜守著這段心靈的寧靜,如同月色守候著西湖。 那斷橋之畔,多少文人墨客帶著詩風詞韻,舒展著今時的靈感——在古意盎然的西湖尋尋覓覓,又在繁花似錦的都市走走停停……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相信前因後果的?我不記得了。我的前世是什麼?是伶人?是詩客?還是,一隻白狐?佛說:“前世五百年的修煉,才換來今生的擦肩。”每一天,我都與許多路人匆匆擦肩,每一天,我都與許多眾生結下不解的宿緣。我想,我是有幸的,有幸在今生可以用如流的筆墨寫下美麗的心情,儘管流年往事,多少姹紫嫣紅,都被菲薄的光陰給無端辜負;多少賞心樂事,都被莫名關在深深庭院。既然留不住已逝的青春,錯過了昨天的那枝花,又怎能再錯過今朝的這壺茶?!有時候,大把大把的文字,不是為了給某個故事埋下深沉的伏筆,只為了在眾生的心底,栽種一株菩提。有人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的重逢。”是否我今天走的路,就是你明日的歸途?人說,愛情是個棋局,是個謎題。不解?我是你前世一直無法破解的棋局,你是我今生永遠不能猜透的謎底?當真如此?請讓我下注和你一生相依,哪怕典當過往所有的奇跡,哪怕變賣從前全部的記憶,都在所不惜。無須詢問我的前世留下了什麼印記,原諒我無從記起,唯有一件事依然清晰:隔了一世的光陰,我命定的人,還是你!

突然的想法,如果可以,請讓我在這西子湖畔開一間茶館,我想像著每一天都會有不同的客人,各自品嘗一壺喜愛的茶,而茶,也甘願被那沸騰的水沖泡著,在杯盞中開始和結束它一生的故事……茶館裡,應該有被歲月洗禮過的門窗、桌椅,還有——款式不一的茶壺、幾幅古老的字畫、幾枝被季節打理過的鮮花……茶館裡的生意也許很清淡,但請相信,在這裡,浮華被關在門外,只有幾縷陽光和細微的塵埃,靜靜地落在窗臺、桌上、還有茶客們的衣襟上。客人喝完茶,又要匆匆地趕往人生的下一站,無論前方是寬闊的大道還是狹窄的小巷,都風雨無阻。而我。不要趕路,這茶館,就是我的棲身之所,讓我可以在這裡,靜守簡單安穩的流年,然後,從容不驚地老去,陪伴我的,還有那抹不去、老不盡的江南……

都說世事錯綜複雜,其實,再迷亂的路,都有清晰的脈絡,有時候,不過是有心人故弄玄虛,讓迷路之人看不清前方而已。一個年華初好的人,nuskin 香港願意用青春去換取錢財,一個年華老去的人,卻希望用大把的錢財來換取青春,總有人抱著遊戲的心態在人間往來,沒有誰可以在花街柳巷裡參禪悟道,在滾滾煙塵中修身養性。我們總是為過去的昨天悼念,為未知的明天擔憂,又任意蹉跎著每一個今天。多少浮華,多少夢幻,多少愜意,多少坦然,終會隨風散去,化作塵土。活在今天,活在當下,方不負這用濃濃世味熬煮的茶。

一程山水一年華,一世浮生一刹那,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天使就在摩天輪上

一個關於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親吻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傳說摩天輪的每個盒子裡都裝滿了幸福。當我們仰望摩天輪的時候就是在仰望幸福。幸福有多高,摩天輪就有多高。當我們渴望得到幸福,但幸福又遲遲沒有到來的時候,試著坐上摩天輪等待它慢慢升高直到最頂端俯視所看到的一切,其實我們所要的幸福很簡單。從那裡往下看人都匍匐在腳下,我相信世界很大,但總有屬於我們簡單的幸福,所以當我們感到不幸福的時候,試著去仰望摩天輪等待著所謂的幸福高度。他們說,香港交友約會仰望摩天輪的人都是在仰望幸福。我們仰望它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得到了幸福?

他們說,摩天輪的每個格子裡都盛放著幸福。我很想和最愛的人一起坐上摩天輪,站在風的上面,開放屬於兩個人的幸福。而現在我只能站在輪回下,仰望著幸福,然後低下頭快步離開。也許我會一直都仰起頭,因為他們說這樣,眼淚不容易流下來。

幸福其實和摩天輪是一樣的,轉啊轉啊,一圈又一圈的來來去去,沒有停留,但是總是會義無反顧的回來,沒有意外,也沒有停歇。但是,我沒有入場券……所以,摩天輪幸福得很孤單。

有人說,摩天輪是為了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才跨越天空而存在的。慢慢的,天空的顏色變藍。摩天輪的幸福就像天空一樣的高遠,廣闊。它帶給我們的幸福,是一種緩慢的,寧靜的,安穩的幸福。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我們一直在努力,嘗試著接近幸福,天一樣高的幸福。摩天輪比我們先做到。所以,它成了我們幸福的化身……

天空的顏色斑斕得眩目,一旁安靜的摩天輪飾演著安靜。 默默地,給人們傳遞幸福。

幸福就像遊樂場的摩天輪,要轉一大圈才能找到,而且是不能回頭…… 摩天輪緩緩地看著世界,我們癡癡地望著摩天輪……

傳說,摩天輪是為了紀念大水車。

傳說,摩天輪的發明是從巴黎的艾菲而鐵塔那兒得到啟發。

傳說,摩天輪就是給戀人坐的交友中心

傳說,摩天輪每轉過一圈,地球上就會有一對接吻的戀人。

傳說,摩天輪的每個格子裡都裝滿了幸福。摩天輪是為了和喜歡的人,一起跨越升空而存在的。

傳說,在嘉年華和自己心愛人坐上摩天輪,當到最頂端的時候,和他(她)接吻,你們就會永遠會一起,幸福的走下去……

傳說,坐上摩天輪就是幸福,隨著摩天輪漸漸轉動,升起,人們在腳下,變得渺小,整個世界仿佛只有我和身邊的人,我們也就離神更近一些。當摩天論轉到最高處的時候,虔誠的許下一個願望,那樣,你的那個願望就會被神聽到,如果神認為你是個好孩子,那麼你的願望就會得以實現。

摩天輪,轉動起來……

那裡是離星星最近的地方……

星星可以聽見人心中的願望,然後幫助人們來實現……

所以,坐在摩天輪上,就等同於觸碰到了幸福……

離希望最近的距離……

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架幸福的摩天輪它不停地旋轉著將人們的情緒帶到高峰不論是喜是悲,在笑在哭,那時都是幸福的……

摩天輪…… 一直單純的喜歡這三個漢字……

有一種讓人幸福的感覺抬起頭仰望摩天輪的迴旋兜兜轉轉之間我在努力尋找屬於我的那一格幸福…… 我知道它正在向我慢慢靠近。

摩天輪最頂端那一格會不會有不同的陽光,在那個神秘的地方,滑過雲層,是不是就很靠近天堂?

原來,純白的信仰、藍藍的兲兜,牛欄牌回收可以在摩天輪上找到,它們一直不曾離開。

即使站在地上仰望,也恍若置身於童話世界。

當它每轉一圈,世上就多了一對親吻的戀人,因為天使就在摩天輪上,所以,它代表著幸福……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