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等你の季節

等你の季節,一直等……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霍金的《時間簡史》

我沒有讀過霍金的《時間簡史》,因此不知道時間在物理學家的眼裡是什麼樣子。然而時間的本質並不是屬於物理學家,而是屬於芸芸眾生,屬於江河湖海,屬於整個宇宙。時間就是上帝,我很輕易地將時間想像成一條河流,時間所流淌的,就是我們所經歷的。中醫養生保健在這條河流裡,人以及萬物,好比不斷遭受沖刷的沙石,創造以及毀滅。

思考時間是一件極其有趣的事情,因為時間是虛幻的,虛幻的時間又作為種種形象所呈現出紛繁複雜。英國詩人布萊克《天真的預言》:“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翻譯過來即是“從一粒細沙中窺探世界,在一朵野花裡尋覓天堂”。時間給了詩人一個靈感,一個契機,一個源泉,仿佛一朵花正在綻放,正如一粒沙逐漸揮發,成為氤氳,成為永恆。莊子《逍遙遊》裡有言:“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也讓人聯想到時間,時間是什麼樣的呢?是霧氣?是塵埃?如果時間有顏色,也會像蒼天一般深藍?通過詩人和哲人的眼睛,我們似乎能夠洞察到時間的形狀。時間就是一本書,時間就是一杯茶;時間就是一條河,時間就是一陣風;時間就是萬物,時間就是宇宙;時間即是永恆,永恆在於眨眼之間。

當我打開一本日曆的時候,手指摩挲著紙張飛快地往回翻動日曆的每一頁,一頁記錄一個故事,如同時光倒流,更像是電影重播,那將是一個怎樣的情景?時間每往前推進一步,我們就到達一個未知的地方。時間每往後倒退一步,可是時間不會倒退,於是我們只有通過回憶來瞭解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過去和未來一樣變成未知,變得恍惚淩亂。試想一下二十四年前,一個孩子出生了,對於這個孩子而言時間便是生命的開始,於是孩子被扔向了時間的蠻荒之地,一片虛幻和飄渺之中,我想到從睡夢裡醒來的盤古,置身於一片混沌,張開從未張開的眼睛,打量陌生的時間,當時間和空間混為一體的時候,敘述必然變得模棱兩可,好比盤古是睡熟在一個蛋殼裡的嬰兒,發出一聲哭喊,他憤怒了,掄開了大斧,然而在這之前,即熟睡的盤古作為一種怎樣的形態來呈現呢?難道他像孵化的小雞一樣打碎了將自己包裹於其中的宇宙,讓時間和空間分離開來。一定是這樣的,所以生命的開始就是時間的開始。人類的時間從紀元開始一直拉到無窮遠,應該說是從無窮遠拉到無窮遠,似乎也不對,針灸中醫確切地說是從宇宙的開始拉到宇宙的毀滅,但是在開始之前和毀滅之後,時間也就失去了意義,那麼我們將如何定義所謂的“開始”以及“毀滅”?這又陷入了時間的駁論。抑或根本不存在“開始”和“毀滅”,宇宙它自然而然地隨心所欲。遠祖先民的神話,應當聯繫了“宇宙大爆炸”這一時間以及空間的起源形式。一個孩子的出生,一棵小草的萌芽,一聲鳥鳴,一個氣泡的破裂,生命賦予了時間更多的色彩。如果沒有盤古這一能動形體,那麼時間就是黑色的,透明的,單一的,成為無邊的黑暗和無限的永晝。

我的手和日曆接觸,摁下了通往過去的機關,日曆所記錄下來的過去失去了生命的跡象,蒙上了一層死亡的輝光。

這和在火車上的感受是如此相像,如同時間真的停滯了一般,我找不出任何一個參照物來確定一下時間的座標,此時此刻它究竟停留在了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上。如果時間作為火車一樣的運載工具存在的話,我們就是住在蝸牛背上的小房子裡的人,蝸牛殼就是整個宇宙,這實在奇妙而荒謬,蝸牛身後留下的那一條長長的白色黏液帶子,是不是等同於我們曾經發生過的記憶呢?沿著這條帶子回溯,就像翻開記錄歷史的典籍,在字與字之間聽見兵荒馬亂,在圖畫裡看到繁華喧囂。但是區別於前進的火車的是,處於時間承載下的人不能夠憑藉窗外風景的移動去判斷火車的前進或是倒退。推進和倒退在時間面前無可奈何,唉聲歎氣,因為兩者本身即包含於時間。

時間帶給我們最本能的感受就是回憶過去和展望未來。過去和未來的時間呈現出一種靜態的畫面。於是我聯想到達利那幅著名的關於“扭曲的時鐘”的畫——《記憶的永恆》。達利說:“時間是在空間中流動的,時間的本質是它的實體柔韌化和時空的不可分割性。”掛在樹枝上的流淌的時鐘像一張薄餅,“夢境與幻覺”輕而易舉地鉗制住了人類的想像力。

時間最大的特點在於它的不確定性,流動的,具象的,同水一樣具有某種隨機性。水裝入杯子因而成為杯子一樣的形體,水脫離杯子則幻化為“扭曲的時鐘”一般的薄餅。我企圖將議論引入對於過去未來以及現在的思考,卻發現此時此刻所進行的敘述超乎我的預料,“現在”這一時間的概念彷佛剛剛脫離了杯子的水,不再具有可操作性。真正無法確定和措手不及的不是將來,也不是過去,而是現在。過去和將來作為兩個支點,而現在作為懸空的存在具有不確定性,好比一根草莖在風中搖擺。

我們很容易接受將來和忍受過去,然而上一秒和下一秒則讓我們感到更為觸目驚心。過去和未來只是一種假像,其所指向因為虛無感而失去對於現實的效用,現在則不然,因為現在所進行的,是讓人切入肌膚的真實,可以毀滅和創造假像。假像的構建和毀滅在於根據現實所做出的對於回憶過去和預測未來的選擇性,因此現在左右了整個的歷程。你需要溫暖,因而回想充滿陽光的日子,在這一過程之中摒除陰霾;你希求幸福,因而不斷積累物質和創造精神,然而必然有一部分被當作垃圾處理。垃圾和陰霾便是毀滅,陽光和幸福對應構建,這一切皆因現在,也就是現實而起。可是正如一開始所言,現在是不確定的,構建和毀滅的趨向就不明確。我們不能預測十年以後,也不能重現十年以前,兩個時間點出現的我,皆取決於現在出現的我,我決定過去的我和未來的我,我卻被現在所牽制。

對於時間的感知,我們更多的是感性的真實,有別於物理學家理性的推斷。時間具象的體現在於一個動作,擁抱、親吻、奔跑、跳躍、逃離……抑或是一種物象,陽光、影子、落葉、雨雪、塵埃……時間變幻莫測,如果存在某種玄機,一定源於它的不確定性。

我們能不能擺脫時間的控制,超脫於時間,達到道家所言的“天人合一”的境界?顯然這是不可能的,除卻死亡和毀滅,時間不會被終結,何況死亡和毀滅所終結的時間,只是個體的時間,而不是全部的時間。同為一種存在,相較於時間,如果人這一概念能夠同時間相提並論的話,我們多麼渺小呢!萬古的時間,無窮的恒遠,人若一粒沙,若一縷塵,若一毫毛,若一分氣。子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晝夜。”時間的流馳對於人是多麼地殘酷,華髮兩鬢,魚尾紋生也,方作“歲月不饒人”之感歎。我不禁吟詠起蘇子的《其赤壁賦》裡那句莫可奈何的感歎:“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攜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余響於悲風。”

然能於年月的更迭中“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者,古往今來唯太白蘇子而已。吾生也晚,那種“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隱逸飄灑早已被滾滾而來的俗世凡塵所裹挾,所消弭,無影無蹤無跡可尋。牛欄牌回收凡胎肉泥如何能夠效法古人“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如何能夠“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青史留名,流芳百世,古人已然同時間劃上等號,變得飄渺虛幻,高深難測。

追慕先賢,暢想時間,當我抬起手來看看表,當我在靜夜裡聽見秒針“滴答,滴答”地不能成眠,時間變得無比真實,秒針的每一次移動都向我無情地昭示——我離死亡又近了一步。時間變成了銀行裡的支票,整存零取,一點一點地就沒了,變成了空白,終又歸於混沌。

這就讓我生出另一種好奇,也許,《時間簡史》會給出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PR

兩株花草搖曳於微風之中

不意隨輕風而行,恍惚間到了一處山谷。只見兩面山立,穀中花草俱有,隱隱聽得見水流之聲。卜維廉中學卻不知這是何地,又是哪個時節。

漸近細看,卻見此處花草呈四時景象,新芽者有之,成苗者有之,茂生者有之,枯敗者亦有之,這樣的青綠與灰黃共有之景似乎之前從未曾聽過見過。但花香草味隨風送入鼻端,氣味芳潔,頓時忘掉了心中憂愁。

忽見一塊大斷石旁邊,與左近十幾步遠溪流之間,一株花草隨風而動。旁邊另一株花草已枯,又有新芽幼苗向四圍綿延,再無他物。看去只覺此株花草身形單獨,又覺其似散著一絲清香。又見此株花草通身青碧,花形簡潔,上下兩層各四個花瓣相錯重疊,花蕊靜止,若有所思。

於是在此處停下。

片刻後問請問

此株花草似從夢中驚醒,說哎呀,不好意思,剛才想著別事,沒發覺新客已到!

問請問此處是哪裡,又是什麼時節?此處所見情景讓我很是迷惑。

此株花草笑說這我也不知,但各物自有生處,也有生時,又何必管它是何時何地。

想想,沒錯。又環視近旁各物,後看向此株花草,見其亦在向這邊打量。

問剛才見你臉有憂鬱之色,可是因為同伴已去的緣故麼?又看向那株已枯花草。這兩株花草似乎不是一個品類。

此株花草歎了口氣,說其為我友,我們本來相伴相處,談談說說以度時日,也很愉悅,只是其憂思過度,終於就這樣去了!

奇,問為何要憂思?難道有什麼天大的難事?

此株花草又歎了口氣,說其類生來成雙成對,一日大風,其被吹至此處,從此與其伴侶各各分離,於是思念便生,又思而不見,終於憂思成疾,每日裡口中只是念念不停‘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我心中不忍,於是每天與其說話,一來分其心神,二來亦可做開導之用。可其仍是流淚不止,傷心不絕,日漸消瘦,如新nuskin產品終於還是去了說到此處,此株花草臉現悲傷之態。

沒想到此株枯草竟有如此一段故事,有感其癡情悲傷,一時沉吟不語。

片刻後,此株花草問你又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可也有伴侶沒有?

說我不知來處,也不知去處,也不知有沒有過伴侶,像這樣混沌不明,為未知而心憂,實在不如你的這位朋友,生死有因,含蘊有物。

此株花草聽後微笑不言。

又說,更像是自言自語其竟能如此念念不忘接著說你們這裡的都像這位朋友麼?

此株花草口裡輕輕重複了兩遍念念不忘,說那也不儘然。物各有其品性,拈花惹草者亦有;也有專其事致其情者,也有逍遙無慮者,也有工於世事者;但到了後來,都逃不過榮枯之運!

說是啊,最後始終是個悲

此株花草笑說花開花落自有時,一歲一枯,又隨風生,所以悲中含喜,悲喜交換,況且悲喜都是心之所念,但物各有理,有生有滅才為自然,盡享生之自然,那不是很好麼?

說話雖如此,但怎能無心無意,又不受其牽絆縈系呢?

此株花草說是啊就在昨天,在我旁邊的另一位朋友也去了,卻是晚于這位朋友,且其去的不留一絲痕跡,去時仍在哼唱‘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邊天。晚風拂柳笛聲殘,今宵別夢寒。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夕陽山外山。’此株花草說著便哼唱了起來,聲調悠悠。

這歌唱卻從來沒有聽見過,在此株花草哼唱之際,口中輕輕跟著念出。又覺其意思蘊藉而綿延,口中又重複起來。

此株花草忽問你可見過桃花沒有?

一愣,說見過,怎麼?

此株花草說言傳有個桃花源,又有一個桃花塢,裡面住著桃花仙,還有桃花社,又有‘人面桃花’‘桃之夭夭’的句子,這桃花真的是如此風流婉轉麼?

說我看多半是情景互生。那一年我路過一戶人家,院子裡有一株大桃樹,其時花開的正豔,滿院都是桃花香,有一個小男孩攀到樹上折了花枝下來,給樹下的小女孩編了一個花冠,小女孩則笑若桃花;又有一年,正是桃花謝落之時,一個女子獨立在一小片桃林之中哭泣,花朵片片從樹上飄墜於地,也有花瓣落在她的身上,女子以袖拭淚,聲不能止,只是不知因花因事還是因人。

此株花草不語,似在思索,繼而又似點了點頭,又轉為思索之態。良久後才說不管如何,定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做作來的要真摯自然,桃李之美不需什麼蹊徑來證明,nu skin如新最厭那些所求鑿鑿實不知其所為之事為何物者!

聽到這話不由而喜。說我這一路行來,已知世間變化甚大,高屋破土,花木盡亡,後又有其他人們所喜的花卉草木被植,景象已變的很不相同。這裡雖然地處僻靜,可能仍不免被他們踐踏毀壞說到這裡不由停住了,向四面看去,仿佛這景象看一眼便少一眼。

此株花草搖頭歎息說此類事情,我已知曉,可惜了這生著的各物又歎息說憐我世物,憂患實多!憐我世物,憂患實多!

說如此,我們自保尚且不能,將來漂泊於何方更是不知,也只有憂患了!

此株花草抬頭說卻不能這樣想!憂喜為生命之態,或說,憂時則憂,喜時則喜,生時則生,死時則死,此為生命之燦然,如你所講‘含蘊有物’,不能因此覺得生而無味,或生而黯淡。我在時,萋萋而為我,就算有一天我被拔除,我已盡我意,心中也欣然。

聽著這話不禁生出嚮往之意,脫口說我能與你相伴於此麼?

此株花草含笑未答,思的片刻,說這個你看此處之花草不如牡丹之端莊,不如玫瑰之嬌豔,也不比芙蓉之雅潔

說我在時,萋萋而為我,此為生之燦然,因此即可具端莊嬌豔雅潔之品性,這些又不是只有某花某物獨有,況且品性之美又不拘這幾個字的形容,我看這裡已美不勝收!看此株花草笑而不語,又問你是不是你不願意麼

此株花草微微而笑,搖了搖頭。

見之則喜形於色,於是安紮於此。

後見石畔溪側間,兩株花草搖曳於微風之中。

聽雨聲

坐在床上聽外面的雨聲,上午本來想出去的,打了一圈電話沒人和我出去。但願明天不要下雨,我要出去。

看了兩個電影,初戀紅豆冰和半生緣。又看非誠勿擾,對著電腦一會哭一會笑。晚上洗完澡站在陽臺上,聽電腦中放的鋼琴曲,Galaxy 防水殼看落雨的夜空,靜靜的腦海中浮現出你的眼神。

這種目光,可以是最輕而易舉的事情,最無法抓到證據的捕風捉影。也可以是最反映一個人內心的情感流露。有時候的深情注視,只有深愛的人之間才能有。

原諒我是注重內心感受的人,感情豐富到敏感多情?

最開始注意到老男人,就是因為眼神。那時我才是十四歲的小女孩啊,如果說現在二十二了還說自己是小孩是裝嫩說不過去,那時我可是徹徹底底的孩子。

在午後溫熱的辦公室背公式,深深注視的目光,記錄本上小小的優字,就這樣停留在記憶中,或許是從那一刻起,我就進入了這麼一個怪圈。

所有病態的期待,欣喜,自卑與緊張,曾壁山中學就這樣伴隨著成長,累積在心裡。在繁重的學業壓力下,在壓抑的中學時光中,心裡始終存在著對這麼一個人的想念。簡單卻又憂傷,深刻到成為一種情結,延續到現在。

能不能是單純的女孩和羞澀的大叔,在道德和倫理的約束下,蔓延出的曖昧。嚴肅理性的人的柔情才珍貴,矜持內斂的情感才動人。能不能不是因為年輕的臉,難聽點說是肉體。有沒有一點動心是因為,表情,語言,是因為覺得這個人內在的特別。

我不懂的是愛情,什麼老公,物件,男朋友,我渴望的是英文中的soul mate.

我渴望的人生是,樂趣和理想,自身價值和職業金錢地位結合起來。所謂的愛情也能和現實結合起來。其實心裡明白,我這樣想明明是不現實的。甚至奢望,能談一場不管不顧的戀愛,以分開為結局。像曼楨說的,如果和士鈞在一起,生幾個孩子,那麼這就不能算一個故事。

然後再找一個平平淡淡的人,像朋友一樣,兩個人過平淡一生。有人說,能培養起來的感情,就不叫愛情,兩個人生活久了,接近親情。

愛情是,第一次見到你就想和你談戀愛,不是做朋友,不是從朋友發展而來的日久生情。

或許是文學影視作品看多了,牛欄牌問題奶粉或許是心裡的浪漫太多了。

我是不是不該相信我心靈深處的這種愛情呢,是不是不能相信呢,是不是啊……

我開始一點點的失去了那份天真!

在愛情的這條長跑路上我涉足了!在起點時你叫我把手放心的交給你,我豪不猶豫的讓你牽我的手!

我們開始奔跑在屬於我們的愛情路……

但這條路遠比我們想得難很多,我們經歷了風雨,歷經了坎坷…甚至曾經累得有放棄的戀頭!當我苦了,累了時你把我的手牽得更緊了,防水防塵保護膜於是我們再次上路……

可有一天,你說你累了,你想停下這前進的步伐,於是你放開了那曾緊拉著我的手。你就這樣恨心的把我丟在豪無人的路上,我哭著,我奢望著,乞求你再次牽起我的手,可你似乎沒聽到我的哭聲,沒看到我乞求的眼睛,沒感覺到我對你依賴,最終我迷失了在這條愛情的路上……

在你走之後我不再那樣任性,在你放手之後,在我乞求你挽回之後…我開始一點點的失去了那份天真!

真的是那樣嗎?每個女生開始都是無淚的天使,可當她遇見她的王子時,她們變了,變得那麼多情,那樣多愁善感…眼淚也常伴著她們!為了這個所為的“愛”,她們放棄了那份純真,傻傻的用雪白的羽毛換取彩色的糖衣,但她們卻無怨無悔…有一天,她們累了,傷了,卻還傻傻的告訴自己:也許心碎是愛情最美的樣子!牛欄牌奶粉在愛情裡沒有誰對誰錯…還那樣癡情……

時間可以淡化一切,可有些刻骨的愛,卻久久不能忘記,也許也不會忘記吧?漸漸的那段與你的記

憶被我深深的埋在了心裡,不想別人去觸動它,解剖它,這段記憶成為了我感情的封鎖區域…你放手了,我迷失了,在你走後的天空,是那樣藍,藍得有點憂傷,而我也許享受的也只是這一抹憂傷吧!

但很幸運的是,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著同樣的空氣,牛欄牌回收只是你已有你的“她”,有你的生活,我也要努力,我們都要很努力的幸福生活,因為我們放手就是為了我們以後更幸福……

如何成功演繹人生這台戲那是藝術!

悠悠歲月,漫漫人生路,生不逢時是表像,處世為官之道關鍵是一種懂得:懂得木秀于林風必吹之,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懂得人生好比一個舞臺,如何成功演繹人生這台戲那是藝術!

宋朝有一位文武雙全的人,名叫賀鑄,因一向仗義執言、不畏權貴,牛欄牌奶粉使朝廷要臣記恨在心,儘管才能出眾,卻總得不到提升,晚年,面對軟弱無能、即將亡國的宋王朝賀鑄只能憤而提筆寫下一首《水調歌頭》,鬱鬱而終。他到死都認為自己是生不逢時,空懷一腔報國志,壯志未酬身先死。然,如對賀鑄的生平事蹟稍加推敲,不難看出,賀鑄的不成功的人生卻在於其慨然正氣、凜然於世,其真知灼見溢於言表,缺乏處世藝術之修煉,導致懷才不遇。賀鑄的人生道路令人扼腕歎息,他的曲折經歷卻可對今天的我們有借鑒之意義。正所謂:“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出身貴胄,文武雙全。賀鑄何許人也?在浩如煙海的史冊中,在芸芸眾生的記憶裡,他或許只是夜幕下的一朵曇花,他或許只是燦爛星空裡的一顆流星,史書對他只是輕輕地一代而過,世人大多對其知之不多,然,這一位卻曾經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上鮮活地走過,曾經在那個遙遠的年代裡生動地馳騁過,他出身于宋仁宗時代的1052年的一個貴胄之家,族祖姑母是宋太祖的孝仁皇后,牛欄牌回收從他的七世祖賀景思到他的父親賀安世,共七世任朝廷武官,是一個以才顯武的軍人世家。這是如今的官二代、富二代所不能比擬的。優越的家庭使他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才兼文武,12歲就成了遠近聞名的詩人。宋史稱他“博學強記,工語言,深婉麗密,如次組繡,猶長於度曲。”賀家尚武之風極盛,幾乎從賀鑄會走路時起,就開始了武藝的訓練,15歲時,弓弩、槍刀無不精熟,人稱他“儀觀甚偉,如羽人劍客”。

關心政事,抨擊時弊。身處貴胄之家,還娶了宋宗室趙克彰的女兒為妻,故,賀鑄十分關心宋朝社會的發展,加之他精於歷史,對宋朝執行的土地“不抑兼併”政策時有異議,常常在朋友中慷慨陳詞,談論治國治民的道理,慨談慶曆新政何以無法施行的原因。王安石變法的消息鼓舞過他,但他隻身到東京汴梁後結交了一幫武俠人士,也是豪氣不減,或行俠仗義、或吟詩作賦,是是非非議論朝政,從歷代興亡到宋代現狀,借古諷今,或褒或貶,不一而足。牛欄牌問題奶粉從熙甯八年,賀鑄被任為右班殿直(侍衛官),監太原工作,以武職開始了他仕途的坎坷一生。當金兵入侵,宋徽宗禪位到南方去避難時,74歲的賀鑄義憤填膺,但由於官位低微,人微言輕,請纓無路,遂寫下被時人稱之為“愛國之花”的一首《水調歌頭》辭世而去。

悠悠歲月,漫漫人生路,生不逢時是表像,處世為官之道關鍵是一種懂得:懂得木秀于林風必吹之,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懂得人生好比一個舞臺,如何成功演繹人生這台戲那是藝術!不是由著你的性子天馬行空地就能唱好人生這台戲的。在人生這台戲裡,每個人都是演員,那歷朝歷代、現世當代則都是舞臺之背景,身為一台戲裡的每一個人物都必須按照人生這個劇本說臺詞、做動作、配合劇中的主角和其他角色,按照導演的指揮做戲,領悟戲的主旨,只有如此,你——才能發揮你之才幹,將人生這台戲演繹得有聲有色。那傳唱千古的諸葛亮,堪稱為人師表,他從不恃才亂說亂講,只有盡職盡責,在三國那樣動盪的年代盡展才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三國之諸葛亮可以說是懂得人生之真諦者!

審時度勢,待時而發。人生處在什麼點上就該做與之相應的事,正所謂:“站什麼山上唱什麼歌”。少說話多做事,低調一點,沒有壞處。俗話說得好“包子有肉不在褶上”。翻開史書看一看,話說得太多的人,尤其是喜歡不分時間場合高談闊論的人、具有聰慧才華喜歡外露的人有幾人得以善終的?當下社會也是如此,講的是一種處世藝術,老百姓不是都在講“混社會”嗎?“混”字就是耐得住、忍得下、看得遠、承受得了,一個“混”字可謂一語道破了千百年來中國的潛規則!

有一種“禍”叫“禍從口出”,就算你是文武全才,如不潛心琢磨處世之道,一味地隨心所欲,口無遮攔,恃才傲世,高談闊論,以古諷今的,你之任性,你的命運可能就會不是你之所願,你的壯志就可能不會實現了,以賀鑄為鑒吧,也許你會受益匪淺。

カレンダー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