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等你の季節

等你の季節,一直等……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兩株花草搖曳於微風之中

不意隨輕風而行,恍惚間到了一處山谷。只見兩面山立,穀中花草俱有,隱隱聽得見水流之聲。卜維廉中學卻不知這是何地,又是哪個時節。

漸近細看,卻見此處花草呈四時景象,新芽者有之,成苗者有之,茂生者有之,枯敗者亦有之,這樣的青綠與灰黃共有之景似乎之前從未曾聽過見過。但花香草味隨風送入鼻端,氣味芳潔,頓時忘掉了心中憂愁。

忽見一塊大斷石旁邊,與左近十幾步遠溪流之間,一株花草隨風而動。旁邊另一株花草已枯,又有新芽幼苗向四圍綿延,再無他物。看去只覺此株花草身形單獨,又覺其似散著一絲清香。又見此株花草通身青碧,花形簡潔,上下兩層各四個花瓣相錯重疊,花蕊靜止,若有所思。

於是在此處停下。

片刻後問請問

此株花草似從夢中驚醒,說哎呀,不好意思,剛才想著別事,沒發覺新客已到!

問請問此處是哪裡,又是什麼時節?此處所見情景讓我很是迷惑。

此株花草笑說這我也不知,但各物自有生處,也有生時,又何必管它是何時何地。

想想,沒錯。又環視近旁各物,後看向此株花草,見其亦在向這邊打量。

問剛才見你臉有憂鬱之色,可是因為同伴已去的緣故麼?又看向那株已枯花草。這兩株花草似乎不是一個品類。

此株花草歎了口氣,說其為我友,我們本來相伴相處,談談說說以度時日,也很愉悅,只是其憂思過度,終於就這樣去了!

奇,問為何要憂思?難道有什麼天大的難事?

此株花草又歎了口氣,說其類生來成雙成對,一日大風,其被吹至此處,從此與其伴侶各各分離,於是思念便生,又思而不見,終於憂思成疾,每日裡口中只是念念不停‘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我心中不忍,於是每天與其說話,一來分其心神,二來亦可做開導之用。可其仍是流淚不止,傷心不絕,日漸消瘦,如新nuskin產品終於還是去了說到此處,此株花草臉現悲傷之態。

沒想到此株枯草竟有如此一段故事,有感其癡情悲傷,一時沉吟不語。

片刻後,此株花草問你又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可也有伴侶沒有?

說我不知來處,也不知去處,也不知有沒有過伴侶,像這樣混沌不明,為未知而心憂,實在不如你的這位朋友,生死有因,含蘊有物。

此株花草聽後微笑不言。

又說,更像是自言自語其竟能如此念念不忘接著說你們這裡的都像這位朋友麼?

此株花草口裡輕輕重複了兩遍念念不忘,說那也不儘然。物各有其品性,拈花惹草者亦有;也有專其事致其情者,也有逍遙無慮者,也有工於世事者;但到了後來,都逃不過榮枯之運!

說是啊,最後始終是個悲

此株花草笑說花開花落自有時,一歲一枯,又隨風生,所以悲中含喜,悲喜交換,況且悲喜都是心之所念,但物各有理,有生有滅才為自然,盡享生之自然,那不是很好麼?

說話雖如此,但怎能無心無意,又不受其牽絆縈系呢?

此株花草說是啊就在昨天,在我旁邊的另一位朋友也去了,卻是晚于這位朋友,且其去的不留一絲痕跡,去時仍在哼唱‘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邊天。晚風拂柳笛聲殘,今宵別夢寒。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夕陽山外山。’此株花草說著便哼唱了起來,聲調悠悠。

這歌唱卻從來沒有聽見過,在此株花草哼唱之際,口中輕輕跟著念出。又覺其意思蘊藉而綿延,口中又重複起來。

此株花草忽問你可見過桃花沒有?

一愣,說見過,怎麼?

此株花草說言傳有個桃花源,又有一個桃花塢,裡面住著桃花仙,還有桃花社,又有‘人面桃花’‘桃之夭夭’的句子,這桃花真的是如此風流婉轉麼?

說我看多半是情景互生。那一年我路過一戶人家,院子裡有一株大桃樹,其時花開的正豔,滿院都是桃花香,有一個小男孩攀到樹上折了花枝下來,給樹下的小女孩編了一個花冠,小女孩則笑若桃花;又有一年,正是桃花謝落之時,一個女子獨立在一小片桃林之中哭泣,花朵片片從樹上飄墜於地,也有花瓣落在她的身上,女子以袖拭淚,聲不能止,只是不知因花因事還是因人。

此株花草不語,似在思索,繼而又似點了點頭,又轉為思索之態。良久後才說不管如何,定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做作來的要真摯自然,桃李之美不需什麼蹊徑來證明,nu skin如新最厭那些所求鑿鑿實不知其所為之事為何物者!

聽到這話不由而喜。說我這一路行來,已知世間變化甚大,高屋破土,花木盡亡,後又有其他人們所喜的花卉草木被植,景象已變的很不相同。這裡雖然地處僻靜,可能仍不免被他們踐踏毀壞說到這裡不由停住了,向四面看去,仿佛這景象看一眼便少一眼。

此株花草搖頭歎息說此類事情,我已知曉,可惜了這生著的各物又歎息說憐我世物,憂患實多!憐我世物,憂患實多!

說如此,我們自保尚且不能,將來漂泊於何方更是不知,也只有憂患了!

此株花草抬頭說卻不能這樣想!憂喜為生命之態,或說,憂時則憂,喜時則喜,生時則生,死時則死,此為生命之燦然,如你所講‘含蘊有物’,不能因此覺得生而無味,或生而黯淡。我在時,萋萋而為我,就算有一天我被拔除,我已盡我意,心中也欣然。

聽著這話不禁生出嚮往之意,脫口說我能與你相伴於此麼?

此株花草含笑未答,思的片刻,說這個你看此處之花草不如牡丹之端莊,不如玫瑰之嬌豔,也不比芙蓉之雅潔

說我在時,萋萋而為我,此為生之燦然,因此即可具端莊嬌豔雅潔之品性,這些又不是只有某花某物獨有,況且品性之美又不拘這幾個字的形容,我看這裡已美不勝收!看此株花草笑而不語,又問你是不是你不願意麼

此株花草微微而笑,搖了搖頭。

見之則喜形於色,於是安紮於此。

後見石畔溪側間,兩株花草搖曳於微風之中。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