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等你の季節

等你の季節,一直等……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融化在這美妙、清麗的月色融融之夜

一個月明星稀之夜,月輝滿地。無風,不遠處,nu skin 如新還傳來幾聲野鳥的叫聲,牆外,是一片稀疏的林子。遠看近瞧,多像一幅水墨畫呀。
如此美好而靜謐的夜晚,激起我的萬般興致。轉身回屋,取過數碼相機,對著皎皎空中孤月輪,調近鏡頭,輕按快門,哢嚓一下。原本想,一幀美麗的月夜圖,瞬間,就會定格在我的數碼相機內。偏偏忘了,我的數碼相機,不是長焦距,是不會拍下那美輪美奐的月色,留在相機內的,只不過是一團模糊的白色球狀物。儘管如此,我還是拿給妻看,妻說,明知道拍不好,卻偏要拍,你真癡。
哦,真的,今晚,我倒願意做個月亮癡。我倒願意,數碼相機內的那團模糊的白色球狀物,分明就是一輪醉人的明月。
手握數碼相機,看著自己的大作,腦海裡竟泛起了千般漣漪,萬般心事。
我喜歡春夜的月色。一個個春暖花開的春夜,是如此美好。我們播種了,更種下的是希望。但更多的時候,我們還要出去忙著自己的生意,跑東跑西,餐風飲露。有時,頂著星星出門,踏著月色才回家。走過一村又一村,走過一程又一程,山巒疊嶂,水天一色,澄碧的天空下,那無邊無際的滾滾麥浪……自己的一雙眼睛,如新集團就是一架長焦距數碼相機,一路上,拍攝下數不清的美麗畫圖,鑲嵌在自己的腦海裡。
一路春風,伴隨著我走進了夏天。
春爭日夏爭時,整個夏收夏種,就在一陣陣隆隆的機聲中結束了。夏天的夜晚,大街上不時地傳來一陣陣哄笑聲,那是大家在納涼。如此良宵,怎肯虛度。我卻對著眼前的那方蔚藍色的顯示幕,敲擊著鍵盤,敲下對美好生活的感受。窗外,月兒彎彎,星兒眨著多情的眼睛,隨著夜風,不時地飄進夜來香的花香,鳳尾竹婆娑多姿,梔子花開得超凡脫俗,讓我也跟著心疼。我一時恍惚,仿佛走進了《春江花月夜》那纏綿、澄明、清澈、蕩滌人心的美妙境地,走進了金風送爽的日子。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有耕耘,就有收穫。就是隨便看到一堆穀草,看到幾捆苞米秸子,你就會想到,在高遠的秋陽下,機聲隆隆,熱汗淋漓的農人,正在緊張地搶收、搶運。就會想到,那不是簡單的穀草和苞米秸子,而是遍地的好莊稼,而是農人那一張張爬滿皺紋的笑臉。直到大大的月亮升上來了,越升越小,升到樹梢了,遠處,還會聽到機器的轟鳴,還會聽到有人說笑,還會聽到野鳥在叫。那是夜鶯在歌唱。
就這樣,日子在指尖上悄然滑落。如果此時,隨著北風,飄落下一場紛紛揚揚的雪花,你肯定就會說,哦,冬天到了。
冬天,是忙活了一年的父老鄉親最悠閒的日子,這就是冬閒了。可我們,能閑下來嗎?不能。還要天天出去,忙著自己的生意。很多時候,都是頂著星星出門,踏著月色才回家。累並快樂著,我們心甘情願。冬天的風,冷硬、刺骨。冬天的月夜,就連月亮也泛著寒意,星星也發出清冷的光。但我最喜歡在這樣的夜晚,看浩渺的天河,尋找牽牛織女星,心裡自會流淌著那古老的故事。
年年歲歲,歲歲年年,冬去春來,大地回春,歲月如歌。在這樣的夜晚,在這樣的時刻,我的眼前,我的耳邊,分明流淌著一曲天籟般的《春江花月夜》。她就像一位美麗多情的江南女子,越過江南的水鄉、阡陌,悠悠蕩進我的心田。我的一顆心,香港如新就這樣融化在這美妙、清麗的月色融融之夜。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